《诚哥之言差矣!》
1

诚哥之言差矣!

2000年7月6日

六月二十六日《明报》的大标题写道:“朱镕基向港商提人民币浮动”。跟的小标题是:“李嘉诚:影响港元如火山爆发”。诚哥可不是胡说八道。不少经济学者也是那样看,而两年多前的亚洲金融风暴,茄喱啡的国家币值下泻,也搞得我们一头烟,人民币值下泻,我们岂不是玩完了?诚哥以“地震”、“火山爆发”来描述,不为甚也。

诚哥不言自明的观点,是中国大陆若解除外汇管制,让人民币自由浮动,人民币值是会下泻的,而且可能暴跌。数之不尽的人——包括学者或什么分析员——都是那样看。可不是吗?今天在有汇管的情况下,人民币的黑市汇率低于官价汇率。有管制的协助尚且如此,一旦取消汇管,让汇率浮动,人民币不知会跌到哪里去。

非也。十多年前台湾解除外汇管制,两三年后台币对港币上升了一倍。要是曾荫权今天宣布下月香港将推行外汇管制,你道外资会离港还是来港呢?当然会离港,就是香港人的内资也会跑得一干二净。港元的压力是减少还是增加了?问题太浅,答案是不用写出来的。

曾老弟荫权知得清楚。要是中国没有外汇管制,迪士尼乐园是不会弃上海而取香港的。要是中国大陆解除汇管,让人民币自由浮动,外资涌进在所必然,这对人民币有升值之效。另一方面,去年在北京我以《不要小看中国人》为题的讲话,被转载不下十次,其内容是说中国老百姓今天的竞争力甚强,只要不被政府的诸多管制约束,在国际上的竞争断不会败下阵来!这对人民币的汇值也有好处。

话得说回来,假如中国只让汇率浮动而不解除其它有关的汇管措施,人民币下泻的可能性甚大。但这算不上是真的让汇率自由浮动。又假如中国解除汇管,但不说明是永久性的,或说是试行一段日子,那就凶多吉少,大难将至也。如果中国真的彻底地解除汇管,人民币在初期下泻是可能的。这是因为市场上有不少人盲目附从,见黑市如此就认为白市更甚,胡里胡涂地在汇市上买错马。

是的,综观今天中国大陆的物价、楼价、工资、人的质量等等,我没有任何理由怀疑解除所有管制后,中国人的竞争潜力不显现出来。外资的涌进事在必然,不用再说了。

诚哥要明白,中国若不解除外汇管制,经济发展怎样也不会有大作为。更何况在汇管下,其它诸多管制应运而生,贪污、黑钱等姑且不谈,做生意手续繁复,偷偷摸摸,就是一个在市场上身经百战的中国人也不容易搞清楚,老外岂不会感到天旋地转了?

我曾经说过,中国若不开放金融,上海的办公楼宇起码会有十年空空如也。但若不解除外汇管制,开放金融市场是不可能的事。当然,若中国开放金融,几年之间上海会比香港优胜,而又因为香港的经济在结构上出现了问题,以致服务价格太高,金融行业的北上在某程度上无可避兔。

中国开放金融,此消彼长是不容易避免的。但我们不应该希望中国大陆不懂得怎样做而使香港从中得益。我们的唯一出路,是大事更改我们的经济结构,增加自己的竞争力,再希望中国能富有起来,在竞争中有钱给我们赚。

在《明报》的报导中,除了诚哥的话,其它的都近于胡说八道。其中错得最厉害的是某“消息人士”的话:“中国计划放宽人民币的浮动汇率,主要是取决于中国本身的经济发展”云云。香港在战后焦土一片,难民大量涌进,若当年香港推行外汇管制,大家不一齐饿死才怪!“消息人士”要把问题倒转来看:不要看经济发展来决定解除汇管,而是要看解除汇管对经济发展的好处。什么时机未到之言,永远都是那些在汇管下的得益分子的托辞而矣?

至于香港的联系汇率,无论中国大陆的变化怎样,要守是可以守得住的。既联之,则安之。我不赞成解除这个制度,是因为效果可大可小,赌不过。问题的所在不是汇率的联系(金本位的历史经验可以为证),而是在这联系制度下,香港的实质利率应该与美国的看齐;然而,今天与美国看齐的,是金钱利率。要是实质利率与美国的看齐,今天香港的金钱利率(市场可见的利率),应该是年息三厘左右。这是任老弟的工作了。

共1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