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人性的弱点》
27
第三章 先说出你自己的错误

 

 

数年前,我的侄女约瑟芬,离开她坎萨斯城的家,到纽约来做我的秘书。约瑟芬十九岁,三年前从一家中学毕业,仅有一点点办事的经验;现在她是一位很能干的秘书了。

刚开始的时候,我看她实在有待改进。有一天,我想要批评她时,我先对自己这样说:「慢着,且等一等,戴尔·卡耐基……你的年纪比约瑟芬大一倍,你处事的经验,也高过她一万倍。你怎么能希望她具有你的观点?你的判断力?你的见解呢?戴尔,在你十九岁的时候,你做了些什么?记得你那笨拙、愚蠢的错误吗?」

真诚、公平的想过这些后,我发现约瑟芬比我当年要强多了。所以从此以后,当我提醒约瑟芬错处时,我总是这样说:

「约瑟芬,妳犯了一点错,可是老天爷知道,妳并不比我所犯的错误更糟。妳不是生下来就会判断一件事的,那是需要从经验中得来的。

而且,妳比我在你现在年纪的时候,要强多、乖多了。我自己犯过很多可笑的错误,我决不想批评你,或是其它任何人……可是,如果妳照这样去做,妳想不是更聪明一点吗?」

如果批评的人,开始先谦冲的承认自己也不是十全十美的、无可指责的,然后再指出人们的错误,这样就比较容易让人接受了。

圆滑的布洛亲王,在一九o九年,就已深切的感觉到,利用这种方法的重要……因为,当时德皇威廉二世在位;他目空」切,高傲自大,他建设陆、海军,欲与全世界为敌。

于是,一件惊人的事情发生了了! 德皇说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话,震撼整个欧洲,甚至影响到世界各地。最糟的是,德皇把这些可笑、自傲、荒谬的言论,就在他作客英国时,当着群众前发表出来。他还允许「每日电讯」,照原意在报上发表出来。

例如,他说他是唯一对英国感觉友善的德国人;他正在建造海军以对付日本的危害。德皇威廉二世还表示,只有他一个人的力量,才能使英国不致屈辱于法、俄两国的威胁之下。他又说,英国洛伯特爵士,在南非战胜荷兰人,都是出于他的计划。

在这一百年来的和平时期,欧洲没有一位国王,会说出这样惊人的话来……那时欧洲各国的哗然、骚动,像蜂似的涌了起来。英国非常愤怒……而德国的那些政治家,更是为之震惊。

在这阵惊慌期中,德皇也渐渐感到事态严重,而有些慌张了。他向布洛亲王暗示,要他代为受过。是的,德皇要布洛亲王,宣称那一切都是他的责任,是他建议德皇,就出那些不可信的话来的。

可是,布洛亲王作这样的表示,他说:「但是陛下,恐怕德国人或是英国人,都不相信我会建议陛下说那些话的。」

布洛亲王说出这话后,立刻发觉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。果然,激起德皇的愤怒。

他咆哮的说:「你认为我是一头笨驴,连你都不至于犯的错误,而我做了出来。」

 

布洛亲王知道应该先作某种的称赞,然后才指出他的错误,可是为时已晚了……他只有作第二步的努力在批评后,再加以赞美。结果,立刻出现奇迹——其实称赞常是这样的

布洛亲王恭敬的说:「陛下,我绝对不是含有那种意思,陛下在许多方面都远胜过我,当然不只是在海军的知识上,尤其特别是在自然科学方面。陛下每次谈到风雨表、无线电报等科学学理时,我总替自己感到羞耻,感觉自己知道得太少了……

我很惭愧,对于各门自然科学都不懂,化学、物理更是一窍不通,连极普通的自然现象,我也不能解释。但略可抵补的是,我对于历史知识方面,稍微知道一点,同时也有一点政治上的才能,尤其是外交上的才能。」

德皇脸上显现出笑容来,那是布洛亲王称赞了他。布洛抬高了他,抑低了自己。经布洛作这样解释后,德皇宽恕了他,原谅了他。德皇热忱的说:「我不是常跟你这样讲过,你和我以彼此能相辅相成而著名……我们需要赤忱的合作,而且我们愿意这样做。」

他不只一次同布洛握手,是很多很多次……那天下午,他紧紧握着布洛的手,说:「如果有人向我说布洛不好,我就用拳头,打在他的鼻子上。」

布洛亲王及时救了他自己!他虽然是个手腕灵活的外交家,可是他却做错了一件事。他开始应该谈自己的短处,而措出德皇的长处……不能暗示德皇,是个智力不足的人,需要别人保护的人。

如果用几句卑微自己,而称赞对方的话,可以把盛怒中傲慢的德皇,变成一个非常热诚的朋友。试想——谦逊和称赞,在我们日常生活接触中,能对我们产生那一些效果?如我们用得适当,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,真能发生不可思议的奇迹。

所以要妀变一个人的意志,而不激起他的反感,第三项规则是:

 

在批评对方之前,不妨先谈谈你自己的错误。

 

 

共42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