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人性的弱点》
35
第六篇 使你的家庭和睦的七种方法

 

 

第一章 如何最快速的自掘婚姻的坟墓

 

 

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,就是拿破仑.庞纳派德的侄儿,他和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依琴尼

迪芭女伯爵,坠入情网………接着,他们结婚了。他的那些大臣们纷纷指出,迪苣仅是西班牙一个并不重要的伯爵的女儿。可是拿破仑回答说: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」

是的,她的优雅、她的青春、她的诱惑、她的美丽,使拿破仑感到幸福。拿破仑在一次哗然激烈的言论中,向全国宣布说:「我已挑选了一位我所敬爱的女人,做我的妻子,我不想娶一个我素不相识的女人。」

拿破仑和他的新夫人,他们具有健康、权力、声望、美貌、爱情,一对美满婚姻所完全具备的条件婚姻点燃的圣火,从来没有像他们这样光亮,这样白热。

可是,没有多久, 这股炽烈、辉煌的光芒,渐渐冷却下来了!终于成了一堆的尘灰。拿破仑可以使迪芭小姐成为皇后。可是他爱情的力量、国王的权威,却无法制止她对他无理的喋喋不休。

迪芭受嫉妒所困扰,遭疑惧所折磨,使她侮慢他的命令,甚至不许拿破仑有任何秘密。她闯进拿破仑正在处理国家大事的办公室………她捣毁了拿破仑与大臣们之间,正在讨论中的重要会议。她不允许他单独一个人,总怕拿破仑会跟其它的女人相好。

她常会去找她姊姊,抱怨他的丈夫….…:诉苦、哭泣、喋喋不休!她会闯进他的书房,暴跳如雷、恶言谩骂………拿破仑拥有许多富丽的官室,身为一国的元首,却找不到一间小屋子,能使他宁静安居下来。

依琴尼.迪芭小姐的那些吵闹,所获得的是些什么?

这里就是答案………我现在从「莱茵.哈特」名著「拿破仑与依琴尼.迪芭,一幕帝国的悲喜剧」一书上,摘录下来:

「………以后,拿破仑时常在晚间,从宫殿一扇小门潜出;用软帽遮住眼,由一个亲信恃从,陪他去与正期待着他的一个美丽女人幽会。他们或者会在巴黎城内漫游,或是观赏平时国王所不易见到的那些夜生活。」

拿破仑的那类情形,就是依琴尼.迪芭小姐所留下的成绩。事实上,她高居法国宝座,她的美丽倾国倾城………可是以她皇后之尊,有倾国倾城的美丽,却不能使爱情在吵闹的气氛下存在。依琴尼曾放声哭诉说:「我所最怕的事,终于临到我身上。」

临到她身上?那是她咎由自取,自己找来的。这个可怜的女人,完全是错在她的嫉妒,和喋喋不休的吵闹。

地狱中的魔鬼所发明的种种毁减爱情的烈火中,吵闹是最可怕的一种,就像被毒蛇咬到

,决无生望。

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的夫人,也有这样的发现,可是已经太晚了。当她在临死前,向她女儿忏悔说:「妳父亲的去世,是我的过错。」她的女儿们没有回答,而是失声痛哭起来。

她们知道母亲说的是实在话………那是她们的母亲,不断的抱怨、长久的批评父亲在这情形下去世的。

可是托尔斯泰伯爵,和他的夫人,照理他们处在优越的环境里,应当十分快乐才对。托尔斯泰是历史上最著名的小说家之一,他那两部名著「战争与和平」和「安娜.卡列尼娜」,在文学领域中,永远闪耀着光辉。

托尔斯泰倍受人们所爱戴,他的赞赏者,甚至于终日追随在他身边,将他所说的每一句话,都快速的记了下来。即使他说了这样一句:「我想我该去睡了!」像那样一句平淡无奇的话,也都给记录下来。现在苏俄政府,把他所有写过的字句,都印成书籍,这样合起来有一百卷。

除了美好的声誉外,托尔斯泰和他的夫人,有财产、有地位、有孩子。普天下,几乎没有像他们那样美满的姻缘…….:他们的结合,似乎是太美满、太热烈了,所以他们跪在地上,祷告上帝,希望能够继续赐给他们这样的快乐。

后来,发生了一椿惊人的事,托尔斯泰渐渐的改变了。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他对自已过去的作品,竟感到羞愧。就从那时候开始,他把剩余的生命,贡献于写宣传和平、消弭战争、和解除贫困的小册子。

他曾经替自己忏悔,在年轻时候,犯过各种不可想象的罪恶和过错………甚至于谋杀……。他要真实的遵从耶稣基督的教训。他把所有的田地给了别人,自已过着贫苦的生活。他去田间工作、砍木、堆草,自己做鞋、自已扫屋,用木碗盛饭,而且尝试尽量去爱他的仇敌

托尔斯泰一生的过程,该是一幕悲剧,而造成悲剧的原因,是他的婚姻。他妻子喜爱奢侈、虚荣,可是他却轻视、鄙弃。她渴望着显赫、名誉,和社会上的赞美。可是,托尔斯泰对这些,却不屑」顾。她希望有金钱和财产;而他却认为财富和私产是一种罪恶。

这样经过了好多年,她吵闹、谩骂、哭叫,因为他坚持放弃他所有作品的出版权,不收任何的稿费、版税。可是,她却希望得到从那方面而来的财富。

当他反对她时,她就会像疯了似的哭闹,倒在地板上打滚………她手一果拿了一瓶鸦片烟膏,要吞服自杀,同时还恫吓丈夫,说要跳井。

在他们生活过程中,有一件事,我认为是历史上,最悲惨的一幕。我已经有说过,他们开始的婚姻,是非常美满的,可是经过四十八年后,他已无法忍受再见到自己妻子一眼。

在某一天的晚上,这个年老伤心的妻子,渴望着爱情,她跪在丈夫膝前,央求他朗诵五十年前,他为她所写,最美丽的爱情诗章。当他读到那些美丽、甜蜜的日子,现在已成了逝去的回忆时,他们俩都激动的痛哭起来………生活的现实,和逝去的回忆,那是多么的不同

最后,当他八十二岁的时候,托尔斯泰再也忍受不住他家庭折磨的痛苦,就在一九一o年十月,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,他脱离他的妻子而逃出家门………逃向酷寒、黑暗,而不知去向。

经过十一天后,托尔斯泰患肺炎,倒在一个车站里,他临死前的请求是,不允许他的妻

子来看他。

这是托尔斯泰夫人抱怨、吵闹,和歇斯底里,所付出的代价。

也许人们认为,她在若干地方吵闹,也不能算是过份!是的,我们可承认这样的说法,可是这不是我们所讨论的问题。而最重要的是,那种喋喋不休的吵闹,是否对她有了某种帮助?还是杷事情弄得更糟?

「我想我真是神经失常!」托尔斯泰夫人觉悟到那句话时,已经晚了。

林肯一生过程中最大的悲剧,也是他的婚姻。请你注意,不是他的被刺,而是他的婚姻。当波司向他放枪时,他并未感觉到自己受了伤………原因是他几乎每天生活在痛苦中。

他的法律同仁哈顿,形容林肯在他二十三年来所过的日于,都是「处在由于婚姻不幸,所造成的痛苦中。」「婚姻不幸」?那几乎有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,林肯夫人都是喋喋不休,困疲了林肯的一生。

她永远抱怨,永远批评她的丈夫,她认为她丈夫林肯的一切,没有一件是对的。她抱怨丈夫,脚步中没有一点弹性,动作一点也不斯文,甚至做出丈夫那副模样来嘲笑丈夫,她喋喋不休的要他改变走路的样子。

她不爱看他两只大耳朵,和他的头成直角的……甚至指她丈夫的鼻子也不挺直,又指他嘴唇如何难看……手脚太大,偏偏脑袋又这么小。她又说她丈夫像个痨病鬼。

林肯和他的妻子,在各方面都是相反的……在教养方面、环境方面、性情上、志趣上……还包括智能和外貌上……他们时常彼此激怒、敌视。

已故上议员「比弗瑞滋」,是研究林肯传记的一位权威。他这样写着:一林肯夫人那尖锐刺耳的声音,隔着一条街都可以听到。她不断的怒吼,凡住在邻近的人们都听得见。她的忿怒,常用言语以外的方法发泄出来,而要形容她那副忿怒的神情,很不容易。」

有这样一个例子:林肯夫妇结婚后不久,和欧莉夫人住在一起——她是春田镇上一个医生的寡妇,或许为了贴补家里一份收入,不得不让人进来寄住。

有一天早晨,林肯夫妇两人正在吃早餐时,林肯不知为了什么原因,激起他妻子的暴怒,林肯夫人在盛怒下,端起一杯热咖啡,朝丈夫的脸上泼去……她是当着许多住客面前这样做的。

林肯不说一句话,就忍着气坐在那里,这时欧莉夫人过来,用一块毛巾,把林肯脸上和衣衫上的咖啡拭去。

林肯夫人的嫉妒,几乎达到已使人无法相信的程度,她是那样的凶狠、激烈……只需读几段她当着众人面前,所做的可怜丢人的事,就是七十五年后读到这些事,还会令人吃惊。她最后精神失常了——如果我们厚道的说她一句,那是说她一向就有点神经质的。

所有那些吵闹、责骂、喋喋不休,是不是把林肯改变了?从另一方面讲,是的。那确实改变了林肯对她的态度,那使他后悔这桩不幸的婚姻,而且使他尽量避免跟她见面。

春田镇有十一位律师,他们不能都挤在一个地方糊口谋生。所以他们常骑着马,跟着当时担任法庭职务的台维斯法官,去其它各地——那样,他们才能在第八司法区里各镇的法庭上,找点工作。

 

其它律师们,谁都希望周末回春田,回去跟家人欢渡周末。可是林肯不回春田,他就怕回家,春季三个月,秋季三个月,他宁愿留在他乡,不愿意走近春田。

他每年都是如此。住宿镇上小旅店,不是一桩舒服的事!可是林肯愿意单独住在那里,不想回家去听他太太喋喋不休的吵闹。

这就是林肯夫人、依琴尼皇后,和托尔斯泰夫人,她们和丈夫争闹后的结局。她们所获得的,是生命过程中一幕悲剧的收场。她们把珍爱的一切,和她们的爱情,就这样毁灭了。

「海姆伯格」,他在纽的家事法庭工作十一年,曾批阅过数千件的「遗弃」案件。他对这方面,有这样的见解,他说:男人离开家庭的一个主要原因,那是因为他们的妻子又吵又闹,喋喋不休。波士顿邮报上,曾报导出这样一节:「许多做妻子的,连续不断,一次又一次在泥地挖掘,而完成了她们一座婚姻的坟墓。」

所以,你要保持你家庭的美满、快乐,第一项规则是:

 

切莫喋喋不休。

 

 

共42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