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
  • 扎西拉姆多
  • 发布 100
  • 收藏 2
  • 分享 31395

我们不只是用相机拍照,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、看过的电影、听过的音乐、爱过的人。

书摘墙>扎西拉姆多多
喃喃 生中出现的一切,都无法拥有,只能经历。深知这一点的人,就会懂得:无所谓失去,而只是经过而已;亦无所谓失败,而只是经验而已。用一颗浏览的心,去看待人生,一切的得与失、隐与显,都是风景与风情。
喃喃 轻的女子,总盼望能遇见个温雅的男子…年轻的男子,总希望身后有个良善的女子,期许着暮光中轻寒渐重,她能悄悄为他添茶。岁月厮磨到最后,执手的,却总是那大咧咧为她添衣的男人,是那骂咧咧为他添饭的女人。时间并不残忍,只是美与真之间,若只能二选一的话,它总是留下真
喃喃 定要找机会去一个完全没有人认识你、在乎你、要求你的地方。没有人认识你,是你开始认识你自己的最佳时候;没有人在乎你,是你开始照看自己的最好机会;没有人要求你,你才拥有空间审视自己的真实需求。
喃喃 生中出现的一切,都无法拥有,只能经历。深知这一点的人,就会懂得:无所谓失去,而只是经过而已;亦无所谓失败,而只是经验而已。用一颗浏览的心,去看待人生,一切的得与失、隐与显,都是风景与风情。
喃喃 生中出现的一切,都无法拥有,只能经历。深知这一点的人,就会懂得:无所谓失去,而只是经过而已;亦无所谓失败,而只是经验而已。用一颗浏览的心,去看待人生,一切的得与失、隐与显,都是风景与风情。
当你途经我的盛放 们就像是只无明的蚕,不断地吐出虚妄的丝,却把自己真实地缠绕了起来。想要破茧而出需要多么勇敢啊,但又是多么的必要,我们有责任把自己带回真实的世界。在真实的世界里,不会有那么多虚妄的爱,虚妄的恨,虚妄的嫉妒与虚妄的不安。
喃喃 定要找机会去一个完全没有人认识你、在乎你、要求你的地方。没有人认识你,是你开始认识你自己的最佳时候;没有人在乎你,是你开始照看自己的最好机会;没有人要求你,你才拥有空间审视自己的真实需求。
本应该是清明、爽朗的生命,却因为生活中所有琐碎的无知而改变了面貌。我们把生命交给了生活,其实并没有不对,只是偶尔,我们想要把生命还给自己——喜悦、无碍、自在,就像当初上天把生命的资本交给我们时一样。
喃喃 轻的女子,总盼望能遇见个温雅的男子…年轻的男子,总希望身后有个良善的女子,期许着暮光中轻寒渐重,她能悄悄为他添茶。岁月厮磨到最后,执手的,却总是那大咧咧为她添衣的男人,是那骂咧咧为他添饭的女人。时间并不残忍,只是美与真之间,若只能二选一的话,它总是留下真
喃喃 生中出现的一切,都无法拥有,只能经历。深知这一点的人,就会懂得:无所谓失去,而只是经过而已;亦无所谓失败,而只是经验而已。用一颗浏览的心,去看待人生,一切的得与失、隐与显,都是风景与风情。
喃喃 生中出现的一切,都无法拥有,只能经历。深知这一点的人,就会懂得:无所谓失去,而只是经过而已;亦无所谓失败,而只是经验而已。用一颗浏览的心,去看待人生,一切的得与失、隐与显,都是风景与风情。
喃喃 定要找机会去一个完全没有人认识你、在乎你、要求你的地方。没有人认识你,是你开始认识你自己的最佳时候;没有人在乎你,是你开始照看自己的最好机会;没有人要求你,你才拥有空间审视自己的真实需求。
喃喃 人尖刻的嘲讽你,你马上尖酸的回敬他。有人毫无理由的看不起你,你马上轻蔑的鄙视他。有人在你面前大肆炫耀,你马上加倍证明你更厉害。有人对你冷漠,你马上对他冷淡疏远。看,你讨厌的那些人,轻易就把你变成你自己最讨厌的那种样子。这才是“敌人”对你最大的伤害。
喃喃 生中出现的一切,都无法拥有,只能经历。深知这一点的人,就会懂得:无所谓失去,而只是经过而已;亦无所谓失败,而只是经验而已。用一颗浏览的心,去看待人生,一切的得与失、隐与显,都是风景与风情。
喃喃 生中出现的一切,都无法拥有,只能经历。深知这一点的人,就会懂得:无所谓失去,而只是经过而已;亦无所谓失败,而只是经验而已。用一颗浏览的心,去看待人生,一切的得与失、隐与显,都是风景与风情。
喃喃 轻的女子,总盼望遇见个温雅的男子,雨夜里他频频为她添香。年轻的男子,总希望有个良善的女子,清寒渐重的暮光中她悄悄为他添茶。最后,执手的,却总是那大咧咧为她添衣的男人,那骂咧咧为他添饭的女人。时间并不残忍,只是美与真之间若只能二选一的话,总是留下真。
喃喃 定要找机会去一个完全没有人认识你、在乎你、要求你的地方。没有人认识你,是你开始认识你自己的最佳时候;没有人在乎你,是你开始照看自己的最好机会;没有人要求你,你才拥有空间审视自己的真实需求。
喃喃 轻的女子,总盼望能遇见个温雅的男子~年轻的男子,总希望身后有个良善的女子,期许着暮光中轻寒渐重,她能悄悄为他添茶。岁月厮磨到最后,执手的,却总是那大咧咧为她添衣的男人,是那骂咧咧为他添饭的女人。时间并不残忍,只是美与真之间,若只能二选一的话它总是留下真
下来,才知道,平日里的忙,才是真正的懒。静下来才知道,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内心是如何疏忽与冷漠---懒得关照内心的深刻希求与恐惧,懒得追问自心的疑惑与困顿,懒得呵护心地的柔软与苏醒。
喃喃 轻的女子,总盼望遇见个温雅的男子,雨夜里他频频为她添香。年轻的男子,总希望有个良善的女子,清寒渐重的暮光中她悄悄为他添茶。最后,执手的,却总是那大咧咧为她添衣的男人,那骂咧咧为他添饭的女人。时间并不残忍,只是美与真之间若只能二选一的话,总是留下真。